欢迎来到第一物流网

关注掌链公众号

洞悉物流供应链

当前位置: Home > 前沿观察 >
美发布《航行自由报告》6次挑战中国领海,长臂管辖伸向中国台湾
   作者: 景舟 阅读:5502 日期:2024-06-02

6月2日,中国国防部长董军在香格里拉对话会围绕“中国的全球安全观”作大会主旨发言时,就亚太地区形势明确指出,“脱钩断链、小院高墙在这里没有市场。”

图片1.png

(图源:央视新闻)

两年前,在拜登政府推动下,美国牵头组建把中国排除在外的印太经济繁荣框架(IPEF),并在2023年5月27日,达成美国牵头,日本、印度、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东盟7国(菲律宾、新加坡、越南等)等签署首个排除中国IPEF供应链协议。

但至今IPEF供应链协议并没有实质性进展,而当前美国乐此不疲地推进在中国南海及台湾海峡搅浑水,还冠冕堂皇以航行自由的名义。

一、美国“航行自由”本质是“横行自由”

2024年5月8日,美国国防部发布2023财年《航行自由报告》,声称从2022年10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美方共“行动挑战”包括中国在内的17个国家或地区的29项“过度海洋主张”。

据美国国防部网站声称,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对海洋“航行权”及“飞越权力”进行了过多限制,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非法海洋主张对全球流动、商业及国际秩序构成所谓的威胁。

图片2.png

(《航行自由报告》,图源:美国国防部)

《航行自由报告》中,美国一口一个“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要依据“公约”对各国进行审判。而滑稽的是,《公约》自1982年通过并在1994年正式实施以来,美国从未加入公约。

6月2日,中国国防部长董军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回答有关南海所谓“航行自由”问题时表示,有的大国以“航行自由”为口号,在南海挑衅闹事,行霸道之实。

董军表示,众所周知,南海是世界上航运最繁忙、最重要的海域之一,全球50%的贸易、三分之一的商船都经此海域流通。但到目前为止,我个人从未听说,也从未有国际组织有过任何有关民用商船、民用船只在南海遭遇航行阻碍的报告。

董军提到,南海航行自由的话题之所以被反复提及,是因为南海存在着不稳定的因素。在这样一片繁荣之海、和平之海的大背景下,有的大国却不断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部署,尤其是在强化海上兵力的存在。

董军发出疑问,他们在这里干什么?是在维护和平还是影响安全,抑或是挑衅闹事?董军举例指出,有的国家从未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没有得到任何国际组织的授权,但是现在却歪曲滥用相关公约,搞侵权挑衅,搞所谓的“航行自由”。而他们所谓的“航行自由”就是闯入他国的领海,这难道不是霸道行径吗?

董军表示,假设将南海比作一个交通发达的城市,车水马龙,畅通无阻,城市的居民很好地管理着这座城市,但是有人开着车,不走大路,闯到人家家里去,还不让人家说,不让人家采取行动,这叫什么自由?我不相信大家没有这样的共识。个别国家自己公布每年对全世界几十个国家进行这样的“挑战”,受害的包括很多国家。如果说这叫“航行自由”,那么我们的法制、规则在哪里?

5月30日,中国国防部例行记者会,针对美国国防部2023财年“航行自由”报告中对中国的不实指责,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回应:“中方一贯尊重各国依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但航行不是‘横行’,自由不能妄为。中方坚决反对‘横行自由’,坚决反对任何国家以‘航行自由’为名进行侵权挑衅,损害沿岸国主权和安全,危害地区和平与稳定。”

二、假为航行自由,真为控制全球航运

二战结束后,联合国曾先后3次召开海洋法会议,并于1982年通过《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这是一个关于各国如何更好地和平利用海洋的公约。

《公约》承认所有国家都享有以传统方式利用海洋的权利和自由,沿海国家有权控制其海域内的活动。迄今为止,全球超过160个国家加入了这项公约。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只有美国没有加入。

5月8日,美国国防部发布2023财年《航行自由报告》,无端指责包含中国在内的17个国家的海洋权利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有些国家并不认同这一承诺(掌链提示:‘承诺’指代《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非法和广泛的‘过度海事索赔’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法律基础构成了威胁。因此,美国致力于通过挑战过度海事索赔来应对这一威胁”。

一个拒绝加入国际公约的国家,总是对加入公约的国家指指点点,美国讲这话时候不害臊么。

图片3.png

(美国国防部发布2023财年航行自由报告)


美国所谓的‘过度海事索赔’是指包含中国在内的沿海国家非法试图限制航行和飞越的权利和自由以及其他合法的海洋使用。

事实上,关于航行、飞越等,《公约》第17条规定,所有国家,不论沿海国或内陆国,其船舶均享有“无害通过”领海的权利。

《公约》第19条解释了“无害通过”的含义:通行的船舶不能扰乱和平或带来威胁。《公约》并没有明确区分商船与军舰,但是包括中国、印度、马来西亚和越南在内的很多国家做了区分。根据这些国家的法律规定,所有商船经过其水域,外国军舰必须经过许可才能进入其领海。

美国至今尚未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拒绝接受这些国家的法律规定。美国故意定期派出军舰,在其他国家主权管辖的海域内航行,并作为“航行自由计划”的一部分。

早在1979年,美国卡特政府抢在《公约》签订前制订了“航行自由计划”,以挑战“过度海事索赔”。“航行自由计划”中对于“过度海事索赔”的定义包括六种情况:

①美国不承认的历史性海湾/水域主张;

②不是根据《公约》规定的国际法习惯划定的领海基线主张;

③领海未超过12海里却对军舰的“无害通过”要求事先通知或许可,或在推进方式、运载物等方面设置歧视性规定的主张;

④领海宽度超过12海里的主张;

⑤其他一些声称对12海里之外拥有管辖权的主张,如安全区等;

⑥违背《公约》的群岛主张。

美国只承认“3海里的领海”,不承认“12海里的领海”。究其原因,美国濒临三大洋,几乎没有所谓的领海争议。但如果承认国际公约提出的12海里,美国就没法随意通过很多重要的海洋通道。

在2022年10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期间,美军以“航行自由行动”对包含中国在内的全球17个国家/地区提出的29种不同的过度海洋主张提出了作战挑战。

其中,对中国进行了6次行动挑战,是所有国家或地区中被挑衅最多的。

表1.png

事实上,“航行自由计划”的目标是挑战美国单方认定的他国“过度海洋主张”,包括领海基线划设、领海通行制度、毗连区管理、专属经济区权益、海峡通航等。

虽然该计划也包括外交行动,但其核心特征是动用军舰或飞机等武装力量直接在海上挑战他国的权益主张,进而控制控制全球航运物流要道。

美国自1991年开始公布“航行自由计划”年度报告,截至2024年5月,共发表了31份报告,对60多个国家实施了600多次“航行自由行动”,挑战超过700项所谓“过度海洋主张”。

被挑战的国家遍布全球,看似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但实际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伊朗、菲律宾、柬埔寨、印度、马尔代夫、阿曼、中国、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均在被挑战次数最多国家之列。

三、控制了海运,就控制了全球物流

六百多年以前,郑和说了一句话:“国家欲富强,不能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海”。

一百多年以前,美国著名海权理论专家马汉也说了一句话,“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

时至今日,全球贸易90%仍然依赖海运支撑,而控制了全球海运要道和咽喉就控制了全球物流,控制了全球物流就掌握全球供应链。

1890年至1905年,美国军事理论家马汉相继完成“海权论”三部曲,其海洋主导权的观点,让美国一举登上世界霸权的地位。

《海权论》的观念与战略主张,获得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积极实践,运用海军和其他海上力量,确立对海洋的控制权和实现国家的战略目的,以此开辟了美国“海权”制霸的时代:通过控制核心航道和运河来控制世界。

相关研究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7月,美国在全球约80个国家拥有750多个海外军事基地,在159个国家部署了大约17.3万士兵。这些军事基地及美国大兵控制着全球航运要道。

按照地理位置将美国军事基地划分为夏威夷,关岛,日本,韩国,阿拉斯加,美国本土,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东南亚,中东、中亚、印度洋与北非,欧洲,拉丁美洲共十一个基地群。

图片4.png

(美国在世界各地的军事存在,图源:外媒)

①在中东的军事布局:

美国在中东最大的军事设施是位于卡塔尔多哈以西的Al Udeid空军基地。它建于1996年,拥有大约1.1万名美国和联军军人。该基地占地24万平方米,可容纳近100架飞机和无人机。

根据布朗大学沃森研究所的数据,自2001年以来,超190万美国军人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服役过,其中一半以上被部署过一次。

②在日韩的军事布局:

第二次世界大战及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便一直在日本、韩国进行军事布局。近一半的海外美军驻扎在日本(5.37万人)和韩国(2.64万人)。

韩国的汉弗莱斯基地是美国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报道称,汉弗莱斯军营的面积为1467.7万平方米,是在海外驻扎的美国陆军基地中规模最大的。

③在欧洲的军事布局:

欧洲至少有6万名美军。德国的美军人数为3.39万人,是欧洲美军人数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第二高的国家,其次是意大利的1.23万人。

德国的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是美军在欧洲最大的军事物资枢纽。该基地占地 1200万平方米。基地外的兰茨图尔地区医疗中心,是美国境外最大的军事医院。

④在拉丁美洲的军事布局:

古巴的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是美国最古老的海外军事基地。自19世纪末以来,这个116 万平方米的基地一直处于美国的控制之下。

美军加持下,美国已掌控了超16个海上咽喉要道(其中包括6个最主要的海路通道:巴拿马运河、直布罗陀海峡、苏伊士运河、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马六甲海峡),影响着全球能源、矿石、农产品、工业产成品等商品的运输。

四、美国长臂管辖:手伸到中国台湾和南海

2024年5月31日,中国国防部长董军在新加坡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举行会谈,敦促美方切实纠正错误,恪守一个中国原则,不以任何方式“以武助独”。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通过至今已有42年,美国非但不加入《公约》,还时时借《公约》指指点点。

2011年美国政府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美国不断增加对亚太地区军力部署,针对中国台湾海峡及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密度显著上升。

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执政的最后两年,美国将注意力从中东转移到亚洲,美军舰艇每年穿越台湾海峡的次数约为12次。

在特朗普上任的前两年,美军舰艇穿越台湾海峡的次数只有几次,但2019年增加到9次、2020年增加到13次。

图片5.png

(美国炒作中俄联合巡航暴露“航行自由”双标,图源:中国军网)

美国口口声声的“航行自由”,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2023年8月,中俄在阿拉斯加附近太平洋海域进行第三次海上联合巡航。

而针对此次巡航,美国海军官员宣称,“这一举动极具挑衅性”,并派出4艘导弹驱逐舰进行跟踪。

参考资料:

1、DoD Annual Freedom of Navigation (FON) Reports,来源:美国国防部

2、俄媒:对中俄海军在阿拉斯加沿岸海域巡航的反应暴露美国的虚伪,来源:环球网

3、外交部:美国喜欢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说事,但自己没有加入公约,来源:北京日报

编写:景舟

© 2021 CN156.com Interac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掌链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邮箱:cn156@188.com 《第一物流网》版权所有,未经合法授权禁止复制、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京ICP备18029850号-3